像处于停止工作状态

2020-11-03 01:09

一位参加试点的企业负责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各个渠道的进货价格都相当。终端价格是否有差别,则要看经销商是否愿意让利了。

奶业专家王丁棉表示,奶粉的主要问题并非在渠道,渠道的特殊不意味着质量的优秀。由于进入药店渠道的品牌以销量低、份额少的国产高端品牌为主,因此能否盈利还有待考证。

王丁棉表示,药店奶粉销售受冷遇的主要原因,在于药店销售的产品、价格与其他渠道相同。此外,溯源信息简单,产地标注模糊也使得药店产品的可追溯体系无法达到预期效果。“消费者很适应传统渠道,既然价格都一样,追溯信息模糊,那来药店买奶粉的理由就没有了”。

王丁棉则认为,药店销售的奶粉单价若要低于超市,可能性较小。虽然自动售货机是免费安装,而场地费用和物流资金是必须由企业买单的。

对于奶粉从工厂到药店过程的利益分配问题,许京曾表示,参与奶粉进药店项目的各方采取按照销售额分账方式解决利益分配问题,包括品牌方、药店方、运营方、物流方。至于如何分成,无法披露。

但事实似乎并没那么完美。据《新京报》记者在10月26日现场奶粉atm机扫码查询了多款奶粉的价格来看,药店销售的价格似乎多数与超市价格相当。罐装奶粉从100多元到400多元不等,其中不参与9折优惠的1段奶粉,价格与超市相当,有的比网店略便宜。即使打折的2段、3段奶粉,也只是部分比超市和网店便宜些。

上述两家店员均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由于“机器需要调试”,所以才停售奶粉。何时调试完毕,药店店员表示不知情。“奶粉atm机不由我们控制,他们会有专门的人过来管,其他事情我们都不知情。”

昨日下午,记者走访北京永安堂灯市口店了解奶粉atm机的奶粉销售情况,进门的左手边,便是药店专门开辟的奶粉atm机放置区域。在奶粉atm机上,11个参与试点的奶粉品牌1~3段的产品都有售卖。

“奶粉进药店”终于迈出了实质性一步。10月26日,北京5家药店正式开售奶粉。

药店售奶粉由于有“可追溯源”这一卖点,被公众认为可以让产品质量更有保障。不过,有媒体注意到,通过药店的奶粉atm机,消费者能看到的溯源信息中,仅有产品批号、条码、保质期、生产日期、有效到期日和产地这6部分内容,过于简单。

昨日(10月27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北京试点药店了解到,药店试点第一天的销售情况并不是很好。第二日,便有两家药店因“机器调试”停售奶粉。至于停售的原因,该药店员工表示不清楚。

虽然昨日奶粉atm机由于调试原因未售奶粉,但在“奶粉进药店”的首日,奶粉atm机的确是在工作。当问起首日销售情况,上述永安堂灯市口店员表示并不理想。“一天下来刷卡买奶粉的也就几个,其他都是看新鲜问价格的。”

对于药店销售奶粉的价格,许京曾表示,希望能达到“电商的价格”。他认为,由于进药店的奶粉都由厂家直接供应,与超市需要通过中间经销商、供货商相比,省去了不少中间环节和成本。

药店售奶粉未凸显“卖点”

不过,奶粉atm机的生意却显得格外冷清,其用于刷卡和扫描二维码的机器上没有任何显示,像处于停止工作状态。其实不仅仅只有永安堂灯市口店,永安堂朝阳门大街店的奶粉atm机也停售奶粉。

“看新鲜的多买奶粉的少”

主导“奶粉进药店”的商务部中国国际贸易学会、国际品牌管理中心主任许京曾透露,所有试点奶粉“质量和超市是一样的”,不同的是将参照药品来管理奶粉,为消费者提供优质服务,但“目前还没有监管细则”。

记者注意到,公众对奶粉颇为关注的产地信息,各个品牌的标注却不尽相同。雅培、蒙牛、雀巢等品牌,能看出其奶源来自新加坡、丹麦、德国等。但更多的是用公司名替代了产地,比如多美滋优阶贝护1段,产地一栏标的是“多美滋婴幼儿食品有限公司”,根本看不出奶源地。

 
;